Bitfinex往事:10人神秘团队,年收入过亿,屡遭危机,曾被中国“财团”看中

  • 时间:
  • 浏览:46

  今日,有媒体报道称自纽约总检察长发布对Bitfinex诉讼以来,Bitfinex的用户至少取出了3万枚比特币和100万枚以太坊,总市值超过3.4亿美元。

  这个最初依靠10人小团队发家的公司,又一次陷入了危机。

  成立以来,Bitfinex从未拿过外部投资,却每年创造上亿元人民币的盈利;1.4亿美元被冻结,法币通道受限,却意外创造了市值20多亿美元的USDT;被黑客盗走12万枚比特币,通过债权Token的方式化解危机,起死回生……

  回顾Bitfinex的发展历程可以发现,这家成立6年多的公司似乎总能逢凶化吉。

  不过,面对当下的危机,Bitfinex还能安然度过吗?

  因为纽约总检察办公室(NYAG)的一纸文书,Bitfinex被推上风口浪尖。

  从4月28日开始,Bitfinex的股东、DGroup创始人赵东就频繁地在社交媒体上发布有关Bitfinex的内容,传达获得的最新消息、发表评论分析、回应网上的争议和质疑。

  在某种程度上,赵东似乎成了Bitfinex的亚洲区“代言人”。

  赵东关注到Bitfinex是在2013年,当时的Bitfinex虽然刚刚起步但却发展迅速。

  “那个时候他们的入金渠道应该算是最畅通的,跟他们合作的是香港的汇丰银行,我们做交易时发现使用他们很方便,而且他们的交易深度也非常好。”赵东告诉深链财经。

  2013年年末,由于手里的钱比较充裕,赵东打算投资Bitfinex。不过投资的好意被Bitfinex回绝了,Bitfinex表明了自己的原则:只要能赚钱,手里不缺钱,就不会融资。

  因而,除了2016年比特币被盗不得已发行债转股,Bitfinex从来没有拿过任何外部投资人的钱。

  如果说V神是以太坊的代表,赵长鹏是币安的代表,你会发现Bitfinex缺乏这样一个人物角色。

  相比其他项目或公司,创始人经常出现在媒体报道、专访或者行业会议中被大家所知,Bitfinex的创始人多少有些“隐形”,几乎不在社交媒体上发表言论,也极少接受媒体采访。

  美国企业服务数据库公司Crunchbase信息显示,Bitfinex CEO Jean-Louis van der Velde出生于荷兰,1985年-1989年在台湾读大学,之后便留在了亚洲工作。

  “自从抵达亚洲以来,他一直是许多IT公司的联合创始人,从硬件设计和开发到软件,并通过他的业务(嵌入式系统、视频流)成为许多关键技术早期开发的中心。在互联网时代,他经常在开源技术技术会议上发表演讲,是当时最先进的嵌入式Linux公司之一的联合创始人。他曾在IT、分销、制造等多家大型私营和公共公司担任高级管理职位,并担任中国汽车集团和香港风险投资公司的执行董事。”

  不过在网络上搜索Jean的名字,却难以获得更多的信息。

  也许是因为太好奇,以致于在2017年有人发了一篇名为《寻找Jean-Louis van der Velde》的文章,试图揭开这家曾经是全球最大的比特币交易所的掌舵者“面具”。

  虽然网上并没有关于Jean如何接触到加密货币并投身其中的信息,但就在2012年,iFinex&Bitfinex在香港中环注册成立。

  因为最近要发售平台币,iFinex(Bitfinex和Tether的母公司)的团队成员以及盈利情况得以披露。

  目前iFinex成员一共100人,开发人员25人。2017年毛利润达3.3亿美元,净利润达3.2亿美元,2018年毛利润达4.1亿美元,净利润达4亿美元。

  100人的团队创造出这样的收益,就连火币集团创始人李林看到都忍不住感叹“有了新目标”。

  “我2015年就看过他们的财报,每年几千万美元收入,大概两、三千万美元的利润,那个时候团队还不到10个人。”

  赵东告诉深链财经,Bitfinex的团队非常精简,从2012年成立到2017年之前,这个团队一直是10个人左右,到2017年市场回暖后才扩张到60个人左右。

  “从他们的财务报表上可以看出来,他们财务控制得非常好,不乱花钱。我在东京、伦敦见过他们的人,尽管他们赚钱很多,但花费上十分节约,住酒店、出行等各方面都是如此,都不是大手大脚、奢侈消费的人,非常低调。”

  虽然Bitfinex人员精简强干,营收可观,但却屡遭麻烦和危机,最严重时差点被收购。

  由于加密货币的特殊性,加密货币交易平台在合法合规上一直存在问题,因而也会在银行合作和监管上遭遇种种麻烦。

  一直以来Bitfinex都是跟香港汇丰银行合作,之后汇丰银行与其停止了合作,Bitfinex开始与台湾的银行合作,“当时台湾的银行对Bitfinex还是相当友好”。

  “但是使用美元就不免受到美国清算行的监管,美国清算行对于Bitfinex并不友善,这直接导致2014年7月份Bitfinex在台湾的1.4亿美元资金被富国银行冻结,无法出入。”赵东告诉深链财经。

  最近纽约州的诉讼文件里谈到“Bitfinex与银行失败的关系”,提及了2017年4月Bitfinex的运营公司iFinex对富国银行停止美元汇出的行为提起诉讼的事宜。

  在赵东看来,iFinex的这次诉讼与之前Bitfinex资金被冻结不无关系。

  2014年9月,Bitfinex高管在英属维尔京群岛设立了Tether ,虽然Bitfinex和Tether的团队构成相同,但对外却是两个完全独立的公司,这也在之后让大家对于这两家公司扑朔迷离的关系倍加关注。

  2015年2月份Tether推出了USDT这一1:1锚定美元的稳定币,Bitfinex宣布支持USDT交易,随后交易所Poloniex也宣布支持。

  “USDT实际上就是为了解决Bitfinex法币通道被限制的问题而推出的。”赵东告诉深链财经。

  USDT刚刚推出的时候发行量非常小,只有几十万美元,但就在各个交易所法币通道都遇到问题的时候,USDT的开始越来越被广泛使用,发行量也随之逐渐增加,很快就成了加密货币行业的通用工具,变身数字货币和法币之间的桥梁。

  事实上可能就连Bitfinex都没有想到,为了应对危机而推出USDT会成为加密货币世界里市值20多亿美元的经济体,并在之后引发一系列争议。

  在2014年资金被冻结、法币通道限制的危机逐步解除之后,2015年Bitfinex又遭遇两桩麻烦事。

  2015年5月份,Bitfinex热钱包私钥被黑,1500多枚比特币被盗,Bitfinex称虽然99.5%的资金被存放在安全的多重签名钱包,但热钱包中仍旧有0.5%的比特币,之后Bitfinex表示将承担损失。

  2016年6月,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CFTC对Bitfinex处以7.5万美元罚款,理由是其以比特币和其他加密货币的形式提供零售商品交易的非法场外交易融资,并没有按照《商品交易法》的要求登记成为期货佣金商。

  如果说此前的麻烦和危机还在Bitfinex能力控制范围内的话,2016年,他们则迎来了自成立以来最危险的时刻。

  2016年8月,Bitfinex被黑客入侵,12万枚比特币被盗,按照当时的市价,这些被盗的比特币价值7000万美元。

  此前的2014年,加密货币领域也曾发生过一起严重的黑客盗币事件,交易所Mt.Gox的65万枚比特币被盗,这直接导致了Mt.Gox的倒闭。

  因此,在当时的很多人看来Bitfinex也有倒闭的危险。

  由于担心Bitfinex成为第二个Mt.Gox,赵东带领国内的1000多个Bitfinex用户组建了维权群。

  “我当时代表国内的用户跟Bitfinex对话,Bitfinex的老板上来第一句话说,我们第一个原则就是不能做第二个Mt.Gox,我们也不会破产清算,也不会跑路,除此之外,任何的方案都是开放的。”

  赵东后来有计算过,Bitfinex当时的利润并不足以覆盖黑客盗币所带来的损失。

  “当时还有一家国内的机构想以2亿美元的价格收购Bitfinex,不过他们动作太慢,Bitfinex在被收购之前就想好了解决问题的对策。”

  为了解决这次危机,Bitfinex推出了一个债的方案,即在所有人的账户里按比例减掉了35%的资金,换成了债的Token(因为当时Bitfinex上用户的资产价值是2亿美元,35%的比例刚好是7000万美元)。用户持有1个债的Token就相当于Bitfinex欠用户1美元,且Token是可以流通交易的。

  为了减轻债务的压力,Bitfinex还鼓励一部分人债权人将债务转成股份,也就是在这个时候赵东等一部分人通过“债转股”成为了“从来不接受外部投资”的Bitfinex的股东。

  债权Token的方案在当时引发了剧烈的争议,很多人指责Bitfinex是强盗逻辑:为什么你被黑客攻击了,损失却要让我们平摊?

  不过,在争议声中,通过债权Token以及债转股的方式,Bitfinex逐渐恢复元气,从2016的第四季度开始到2017年第一季度结束,六个月的时间,Bitfinex还清了所有的债务并扭亏为盈。

  作为Bitfinex的股东,赵东告诉深链财经,2017年的第二个季度他们就开始享受分红,每股分了0.1美元,2017年第三季度每股分了0.3美元,第四季度每股分了1美元。

  “非常有意思,我建的那个维权群最后变成了精英群,Bitfinex解决得非常完美,因为群里面没有受害者,而Mt.Gox的那些人到现在都拿不回自己的钱。”

  通过推出USDT解决了法币通道的问题,通过发行债权Token解决黑客盗币危机,Bitfinex两次转危为安。

  在赵东看来,过往的真实经历验证了Bitfinex是一个负责任且聪明的团队。

  不过两次危机虽然解除,Bitfinex的风评却逐渐走向下坡路,并陷入各种舆论漩涡中。

  在经历了黑客的大小攻击后,用户对Bitfinex的安全风控产生质疑,甚至有人调侃Bitfinex为Bugfinex;在USDT体量越来越大之后,Tether的透明度问题越来越引起关注,发行的USDT是否有充足美元储蓄?是否滥发了USDT?

  另外,有分析人士称USDT的增发与比特币的涨跌存在关联,因此“Bitfinex坐庄操纵了比特币市场”之类的说法沸沸扬扬……

  一波未平,又起一波。

  在遭遇了资金冻结、法币渠道受限、黑客盗币以及监管罚款之后,Bitfinex又面临了“8.5亿美元被冻结”和纽约总检察办公室诉讼的危机。

  虽然在“损失8.5亿美元”的消息传出后,Bitfinex第一时间回应并据理力争,但不可否认的是,纽约州总检察办公室的一纸文书已经打开了潘多拉魔盒,对于一直饱受争议的Bitfinex和Tether而言,这次面临的危机显然要严峻很多。

  在赵东看来,这大概率是利益冲突方在背后捣鬼,更像是黑社会行径。

  “Crypto Capital是Bitfinex的支付处理商,资金是在Crypto Capital那里被冻结了。整个全过程美国人是知情的。今年2月份时候,Bitfinex和Tether就已经向美国监管机构告知要这么做——Tether给Bitfinex授信,Bitfinex从Tether借入资金。”

  为什么Tether和Bitfinex向纽约监管机构告知这件事的时候,纽约监管机构不阻止他们。而是在Tether这么做了以后,USDT的发行量创造历史新高之后,他们才开始监管?

  这是让赵东心存怀疑的地方。

  另外,在赵东看来,美国监管部门对同样的机构执行着两套不同的标准:注册于纽约的Circle发行的USDC就可以是部分准备金,但为什么却对Tether就要求必须是全部准备金呢?

  “Bitfinex遭遇的危机本质上是新世界与旧世界的冲突,根本动因是利益,这是华尔街背后的利益诉求推动,Tether目前是老大,扳倒Tether会有很多受益者。”

  针对8.5亿美元被冻结,Bitfinex的解决方式是发平台币LEO募资。这在某种程度上像极了2016年被黑客盗币之后的解决方法。

  对于Bitfinex的平台币LEO,有些用户并不买单,“别的平台发行平台币融资是为了开展新的项目,以后用公司盈利回购,而Bitfinex发行的平台币却是为了还债,这跟币安或者火币的平台币是一个性质吗?”

  在赵东看来,Bitfinex发平台币募资并不仅是目前状况导致的,这最多是导火索,“实质上据我了解和观察他们从业务通盘考虑这个事情已经很久了”。

  在Bitfinex这个名字里,finex与Phoenix(不死鸟)谐音,事实上在遇到种种麻烦和危机后,Bitfinex总能逢凶化吉,像不死鸟一样活下来。

  不过,这次Bitfinex还能一如既往的延续好运吗?

  本文来自,深链Deepchain,原文链接:Bitfinex往事:10人神秘团队,年收入过亿,屡遭危机,曾被中国“财团”看中